歡迎您登陸安徽金融網...
服務電話:0551-65380568
首 頁 資訊中心 聚焦農金 特殊資產 金融產品 惠農聯盟 關于我們 用戶登錄 用戶注冊
普惠金融
您的位置:首頁 > 普惠金融
關鍵詞:
一季度11萬億天量社融背后:允許宏觀杠桿率合理上升
2020-04-13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李玉敏 顧月  
摘要:在目前狀況下,應允許宏觀杠桿率有一定上升,但上升的目的是為了擴大金融體系對實體經濟的信用支持,有效推進復工復產。

4月10日,中國人民銀行公布了2020年一季度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數據并舉行新聞發布會。數據顯示,一季度人民幣貸款增加7.1萬億元,同比多增1.29萬億元,其中3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2.85萬億元,比去年同期多增加1.16萬億元;一季度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累計為11.08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2.47萬億元。

分部門來看,一季度人民幣信貸同比增加主要是受到對公貸款大增的影響,但在住戶部門貸款方面,則出現負增長。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住戶部門貸款為1.21萬億元,比去年同期減少6000億元,以消費貸款為主的短期貸款出現凈減少;對企事業單位貸款(主要為實體經濟部門)則比去年同期多增1.56萬億元。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的多位銀行從業者表示,雖然3月復工復產加快推進,但受新冠疫情影響,3月份的零售消費依舊不振。“目前新冠疫情警報尚未完全解除,我們也觀察到多數居民對于外出消費仍有顧慮,住房貸款因為開盤項目減少,也不如從前。”福建地區某城商行零售部門負責人表示,“目前消費信貸方面僅有線上消費有所增長,但總體還是負增長。在實體經濟貸款方面,一方面復工復產帶動了企業需求的增加,尤其是基建和部分醫藥類企業,另一方面我們也在加大對實體經濟和小微企業的信貸投放力度,貸款利率也有下調。”

此外,一季度信貸投放和直接融資共同發力推動了社融規模明顯增長,數據顯示,企業債券凈融資、政府債券凈融資和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等直接融資規模大幅度提高,累計同比多增1.5萬億元,而以委托貸款、信托貸款、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為主的非標業務仍在持續凈減少。

允許宏觀杠桿率有一定上升

4月10日公布的一季度人民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數據均大幅度超出市場預期。此外,央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在新聞發布會上提到,疫情以來,央行釋放長期流動性2萬億元,新增人民幣貸款是7.1萬億元,并從量、價、結構三個方面,體現貨幣政策的逆周期調節。

與此同時,銀行間市場資金價格卻屢創新低。在今年3月,具有標志性意義的7天期質押式回購利率(DR007)多數時期都在2%以下,最低僅有1.5%左右;DR001也跌破1%,最低僅有0.7%左右,市場也擔心是否會導致流動性淤積的問題,步入“流動性陷阱”。

對此,孫國峰則回應稱,從國際對比來看,中國央行貨幣政策傳導效率高于美聯儲,不存在流動性淤積,目前流動性合理充裕,而非大水漫灌,中國距離流動性陷阱還很遠,一季度的貸款增長也是相對合理的。

“目前中國算下來為每1元的流動性投放支持了3.5元的貸款增長,差不多是1:3.5這樣一個倍數放大效應,但觀察效果,要看最終到實體經濟的情況。一季度美聯儲投放了1.6萬億美元的流動性,而其貸款增長為5000億美元,相當于1美元的流動性投放,支持0.3美元的貸款增長,也就是3.3:1。從效率來看,中國幾乎是他們的10倍。”孫國峰表示,“此外,從價格看,3月一般貸款加權平均利率比上年高點下降了0.65個百分點,年初以來下降了0.26個百分點,明顯超過同期的MLF和LPR的利率降幅。”

另一方面,客觀來講,隨著一季度信貸和社融投放大放量,也會造成宏觀杠桿率的升高。但是,央行調查統計司司長阮健弘表示,在目前狀況下,應允許宏觀杠桿率有一定上升,但上升的目的是為了擴大金融體系對實體經濟的信用支持,有效推進復工復產。

“去年宏觀杠桿率上升勢頭已經得到明顯遏制,考慮到今年疫情影響,經濟下行壓力會進一步加大,此時再看宏觀杠桿率,需要考慮兩方面問題:一是金融政策的制定要對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統籌考慮;二是做到特殊政策和常態政策的有效銜接,做好金融風險防控。”阮健弘表示。

央行辦公廳主任周學東也強調,考慮到疫情影響,今年主要經濟體的宏觀杠桿率都會有所上升。因此中國宏觀杠桿率只要上升的幅度合理即可。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伴隨人民幣信貸、社融規模均超出市場預期的是M2增速的上漲。3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208.09萬億元,同比增長10.1%,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1.3個和1.5個百分點,也是自2017年年中以來M2增速首次破10%。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唐建偉認為,M2反彈幅度超出市場預期,一是信貸投放增量超出市場預期。二是財政貨幣政策雙輪驅動下,直接融資明顯提速,金融機構債券購買渠道的信用創造明顯增加,并且為達到實現增加信貸投放支持實體經濟的目標,銀行負債端依靠大量同業存單彌補資金缺口,3月各類債券(含同業存單)發行超過5.22萬億。三是3月財政存款季節性下放的力度雖然尚未公布數據,但預計積極財政政策應對疫情沖擊的背景下,財政存款下放也成為助推3月M2增速快速反彈的主要因素之一。

532家中小機構風險較高

因新冠疫情蔓延,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各國經濟都受到了沖擊,資本市場大都出現了大幅波動。近日,甘肅銀行股價大幅波動引發了部分儲戶的擔憂,出現了集中取款的現象。

對此,央行金融穩定局副局長黃曉龍表示,“甘肅銀行是個案。甘肅銀行也發布了公告,由于原有股東持有H股質押金融機構,被強制平倉,導致股價下跌。甘肅銀行的股價波動對日常經營沒有直接聯系,大股東和甘肅省有關企業采取戰略合作,現在股價保持了平穩。”

黃曉龍稱,受事件相關影響,甘肅銀行個別網點出現排隊取款的現象,經過解釋后此類現象消失。對于甘肅銀行的改革重組,甘肅省政府也高度重視,有關方面正在推進,估計很快有進展。

而此前出現風險的包商銀行為甘肅銀行第二大股東。在新聞發布會上,黃曉龍還介紹了包商銀行的改革重組進展。

據黃曉龍介紹,按照市場化、法治化的原則,擬設立一家新銀行,名字叫“蒙商銀行”。由蒙商銀行來收購、承接原包商銀行在內蒙古區內的全部資產負債,包括業務和人員,原來區外的4家分行由徽商銀行收購承接。目前,銀保監會已經核準了蒙商銀行的籌建申請。

不過,對于當下中小銀行的穩定性和風險問題,黃曉龍也坦言,目前我們國家中小銀行總體比較穩健,但確實有532家風險比較高,這些主要是農村信用社、村鎮銀行等,規模比較小,歷史負擔比較重。但是風險是可控的,風險也是收斂的,高風險機構數量在下降,從600多家降到了500多家。

“從央行的評級來看,4005家中小銀行中,評級在7級以上有3400多家,大部分運行良好。從資本水平來看,3400家的資本充足率在10.5%以上,2400多家的資本充足率在13%以上。”黃曉龍表示。

溫馨提示:以上內容信息版權歸安徽金融網所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
  • 1
  • 2
  • 3